行业资讯
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

铭剑电器有限公司生产的干衣机抽检竟慈祥的、

更新时间:2019-12-27 点击数:

  路丛瑶话一出,在大家探究的视线里,她得意的将手机上的那张检查单转发到了家族群里。

  大家默默看完,并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。

  于是,沈思曼凭借一张血液中HCG大于28的单子让秦斯颜多了百分之一的秦氏股份。

  而老爷子一改往日的不苟言笑,竟慈祥的、笑呵呵的看着沈思曼连说了三个“好”。

  他的开心显而易见,也对,都是上百岁的人了,没有谁不想五世同堂。

  想秦家这样的大家族更甚如此。

  受老爷子感染,大家都欣喜的恭喜着这对新人。

  只有坐在沈思曼斜对面的秦若白微微扬眸,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沈思曼……以及她身边面无表情的秦斯颜。

  呵……这是没有一点要当爹的喜悦呀!

  ……

  遗嘱公布完,大家无异议便定了终稿。

  老爷子还特意交代林律师这份遗嘱今晚就要生效,这也让在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:过了今日,就不要再打什么主意了。

  不过,不得不说,秦老爷子的遗嘱还是比较公平的。

  就连此前一直不怎么满意的路丛瑶,这一整晚也都乐得合不拢嘴。

  当然,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秦斯颜多了那一个点的股份,他们一家成了秦氏最大的股东。

  “好了,我的心事已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秦天傲起身,在路管家的搀扶下准备离开洋楼。

  所有人起身相送,秦老爷子却停下脚步,朝秦烈身边的秦若白和戴嘉招手。

  “阿烈,若白和丫头你们都过来。”

  戴嘉不明所以,回头看了眼秦烈,又看看秦若白。

  心想这秦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操作?

  明明她不是秦家人,秦家财产却有她一份。

  明明她与他不亲,他却一口一个丫头叫得亲切。

  而秦烈则朝两人点点头,“去吧,和爷爷说说话。”

  ……

  遗嘱定了,路丛瑶才不关心老爷子要和谁说话。

  看着老爷子和秦烈一家回了主楼后,她立马吩咐厨房给沈思曼顿了补汤,又安排人去买补品。

  沈思曼看一眼身边一直没说话的秦斯颜,弱弱开口:“妈,现在才刚查出来,不用那么……”

  “那怎么行!你现在可是我们家的重点保护对象,营养什么的必须要跟上。”说着,视线又停在沈思曼平坦的小腹上,满眼欣喜,“对了,明天妈亲自陪你去商场挑些衣服、护肤品。高跟鞋什么的,现在可不要再穿了……”

  路丛瑶还在喋喋不休,秦斯颜已经拉了沈思曼上楼。

  “哎……颜儿。”

  看着两人上楼的背影,路丛瑶长长松一口气。

  这下好了!

  她就知道,她的儿子是个心软的。

  眼下沈思曼又有了孩子,小两口的日子也该是步上正轨了。

  于是哼着小曲儿在客厅看起了电视。

  ……

  上了楼,回到房间,秦斯颜直接将人甩到床上。

  “斯颜……”沈思曼蹙眉揉着被抓疼的手腕,“你弄疼我了……”

  秦斯颜不说话,居高临下盯着面前一副娇小柔弱的女人,只觉得有些烦躁。

  “……”沈思曼吸吸鼻子,在床上坐直,“你是在埋怨我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吗?”她故意曲解秦斯颜的用意,继续解释:“我其实也是今天才知道的,早上妈给我送来了验孕棒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秦斯颜打断她,不知为何,听见她的声音他都觉得自己不舒服。

  深深吸口气,稳了稳情绪,谩笑一声。

  他问:“是我妈让你这么做的吗?”

  沈思曼一顿,立刻摇头,“不……不是的。我是真的怀孕了,我……”

  “演!你接着演啊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不知为何,秦斯颜突然的发怒让沈思曼异常心虚。

 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?

  不,不可能的。

  那张化验单是姑姑给她开的,而整个检查流程她都有参与,只是结果被私下改了而已。

  当时,她担心秦家人怀疑,所以提前和姑姑打了招呼,她按照一切正常流程进行体检,而医院会将她所有的单据和监控都保存,至于结果……当然只有她和姑姑两个人知道。

  “沈思曼,你是把我秦斯颜当傻子吗?”秦斯颜见她还想狡辩,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怀孕了?怀的是我的孩子?哈哈……”他突然俯身盯着沈思曼那惨白的小脸,粗暴又温热的鼻息打在她的脸颊,他微微偏头,在她耳边低语:“那一夜我们到底有没有?”

  说来也好笑。

  他和沈思曼总共就发生了两次关系。

  结果没有一次是在他清醒的时候。

  第一次,他醉得不省人事。

  第二次,同样没有任何记忆。

  只是为何……为何就两次,她都怀孕了?

  这是巧合?

  是他太“厉害”了?

  还是她……

  “你不信我?”沈思曼小心翼翼问。

  她知道秦斯颜肯定会怀疑,但是现在,只要她坚持,她相信秦斯颜拿她一点办法没有的。

  “信你?”秦斯颜冷哼一声,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,然后笑了。

  “……”沈思曼被他的笑渗到了,身体不由自由哆嗦起来。

  “行,我信你。”他说着,嘴角闪过一抹邪魅,“可是你也知道,那一晚我们喝了太多的酒,这样……你觉得这孩子还能要吗?”

  “!”

  闻言,沈思曼猛然一惊。

  几乎是感觉到不可思议。

  她深爱的人,她一直爱着的人,说不要他们的孩子……

  虽然这个“孩子”并不存在,但他的话、他的语气、他的态度……

  “啪!”

  沈思曼几乎用尽全部力气,一巴掌狠狠打在了秦斯颜的脸上。

  “我知道你不爱我,可是你怎么可以这样?我现在是你的妻子,我是你的妻子!我们已经结婚了!”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过脸颊,沈思曼喊得歇斯底里。

  秦斯颜咬紧腮帮,忽略脸颊的火辣刺感,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下沉,一直沉,沉到最后,他竟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了……

  到底他做错了什么?

  上天要如此捉弄他?

  ……

上一篇:格力电器混改已落地 多元化还会远吗?|视线里便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