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资讯
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最新资讯 >

微信、短信, 帅丰电器欲主板上市发出去的几乎

更新时间:2019-12-27 点击数:

  戴嘉一上楼便看见两人神神秘秘进了书房还关上了门。

  她微微皱眉。

  这是要谈什么,需要避开她?

  算了,反正她也不想知道。

  只是……她本来是要找若白哥哥问问关于云汐的事情。

  明明那天约好的见面,可云汐放了她鸽子。

  而现在,她都无法与人取得联系,微信、短信,发出去的几乎都石沉大海,而现在连云汐的号码也已是空号。

  她担心云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还是……

  毫无依据的猜疑让戴嘉愈发担忧,这里到底不是她的地盘,更何况又没有什么线索,想找个人还是比较难的。

  她是真把傅云汐当成朋友的。

  从小到大,她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闺蜜。

  因为那些接近她的所谓的“好朋友”,从来都只是因为她是秦烈的养女,亦或是秦若白的妹妹。

  可云汐不是。

  云汐是她主动交来的朋友,她不知道她的身份亦不喜欢她的若白哥哥……

  想到今晚去了秦家那边后,她和Uncle随时都可能回万都。

  她不知道若白哥哥会不会和她们一起回去,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和云汐道个别……

  对了!

  像是想到了什么,小脸上突然绽放笑容。

  她这么就把梁诺给忘了?

  当初她可是看得清楚,梁诺对云汐有些意思的。

  若不是她着急回国,还想着肯定要撮合他俩的!

  她相信,眼下除了若白哥哥,梁诺无疑是第二个能帮她的人了。

  思及此,戴嘉再看一眼紧闭的书房门,然后匆匆回了房间去找手机。

  ……

  书房内。

  秦烈看着面前的秦若白,淡淡道:“下午早点过去秦家那边,老爷子找你有些话要说。”

  秦若白一愣,老爷子找他?

  他相信那日父亲在秦家应该已经将他的身世告知给秦老爷子了,眼下找他估计也和秦氏股份有关。

  “是,父亲。”

  “嗯。”秦烈点点头,从书桌前起身,绕过椅子立在窗边,“昨晚我让你考虑的事情……”

  “父亲,嘉嘉值得更好的。”而他,显然不是那个最好的。

  他的回答虽在秦烈的意料之中,但秦烈还是侧眸看了他一眼,抿着唇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……

  下午四点。

  秦家前所未有的热闹。

  老爷子也难得的提前来到了小洋楼,坐在主位上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以及孙辈们,一双浑浊却依旧有神的眸子异常精神。

  “这就是舒雅吧?”秦烈看着面前十五六岁的女孩,眉宇间似乎还有些秦蕊的影子。

  想起二十年前在秦家的时候,比他年长二十多岁的他的大哥秦烋视他为眼中钉,常常在秦老爷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对他。

  而秦烋的两个孩子,因为比他小不了几岁,也从来没把他当成一个小叔叔对待。

  秦森平日在外找他茬儿不说,最让秦烈无法原谅的还是伙同好友傅晋把他心爱的女人“抢”走。

  在当年那件事中,他绝对相信秦森是参与了的。

  在秦家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他和方雪的时候,他记得只有一个人是支持她的。

  那就是黎舒雅的母亲——秦蕊。

  “小叔,人一辈子很短暂,能遇上让自己爱同时又爱着自己的人不容易,所以我支持你!”

  这是当时只有十五岁的秦蕊和他说的话。

  再后来,他离开了洛城。

  只是在新闻上看到秦蕊嫁到了京都黎家,他想那个曾经那么相信爱情的女孩子应该是嫁给了爱情吧!

  却不想在短短几年后,就传来她抑郁自杀的消息……

  果然,世事无常。

  “是的,您就是小外公吧?”黎舒雅没见过秦烈,却也听说过他的故事,当然这些都是曾祖父告诉她的。

  “小丫头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  “小外公还是这么帅气!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……

  晚餐结束,迎来了这段时间大家一直都期待也最忐忑的一刻。

  当律师把那份遗嘱庄严肃穆的公布于众后,秦天傲鹰隼般的眸子扫一眼在场所有人,问:“以上大家有什么疑问吗?如果没有,那我就按这份作为定稿了。”

  今日虽然是他选的公布遗嘱的日子,但这份遗嘱并不是终稿。

  在场的都是他的血脉,秦天傲没有理由偏袒谁或是刻意冷落谁。

  听完老爷子说的,大家都坐在位置上没动作,没说没意见也没说有意见。

  换句话说,即便有意见,也不会当出头鸟。

  路丛瑶边上是秦斯颜和沈思曼。

  沈思曼在听到自己名字后多少还是兴奋的,毕竟从一无所有到有的过程是那么的简单。

  她和秦斯颜简简单单的一本结婚证,为她赢来了秦氏1.75个百分点的股份。

  她并不知道这1.75值多少钱,但她知道有了这1.75的股份就意味着有了秦家人的资格。

  更何况,她很清楚路丛瑶之所以答应她与秦斯颜的婚事究竟是为何。

  想要路丛瑶一直站在自己这边,她必须将自己的价值明明白白的告诉她。

  所以无论是有意还是故意,沈思曼将一张医院体检单发到了路丛瑶手机上。

  听到手机震动,路丛瑶划开屏幕。

  “思曼?你发什么给我了?”说着就点开了那张图片。

  “啊?”就在沈思曼还是懵逼状态时,路丛瑶这边已经倏然起身。

  “爷爷!”她着急的、努力压抑住兴奋的朝主座上的老爷子呼喊。

  闻言,在场十几双眼睛就这样齐刷刷看了过来。

  秦老爷子仰着眸子一副“探究”的表情。

  站在老爷子身后的路钟仁看到侄女的反应狠狠瞪了她一眼,奈何路丛瑶没看见。

  秦老爷子右侧的秦烋看向儿媳又看了眼儿子,心里似乎猜了个大概。

  而左侧秦烈一家,脸上平静至极,有的只是看戏的好心情。

  秦森压低了声音朝身边的人道:“你干什么呢?还不快坐下。”

  可路丛瑶才不管他,眼下这么好的机会,她可不会放过。

  “爷爷,是这样的,刚刚林律师念的股权分配自然没问题,您考虑周到,我们又怎会有异议。”说着,她笑得春风明媚,“但是……您还少算了一份秦家人!”

  少算了一位?

  秦老爷子环视一圈,自认为他的血脉都到了。

  在众人不解的眼神里,路丛瑶得意洋洋的拉起了身边的沈思曼。

  秦老爷子看一眼低眉顺眼的沈思曼,淡淡开口:“思曼是颜儿的媳妇儿,自然是秦家人。我没记错的话,刚刚林律师……”

  “爷爷,我说的不是思曼。”路丛瑶说着,伸手轻轻抚上沈思曼依旧平摊的小腹,“我说的人在这里!”

 

上一篇:放电仪和内阻仪的外壳申请外观专利

下一篇:没有了